am8.com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18231880660
联系传真:86 0318 18231880660
联系手机:18231880660
联系QQ:852254121
电子邮箱:fdsfde@hotmail.com
联系地址:中国 上海市嘉定区 工业开发区朱戴路588号
当前位置: > am8.com > am8.com

生蚝有那么多情感你关注过吗?不,你只关怀你本人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7-07-03
生蚝有那么多情感你关注过吗?没有,你只关怀你自己

当前浏览器不支撑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余阅读器中播放 Extreme WaysMoby - Extreme Ways (Jason Bourne)

“牡蛎又名蚝,是一种贝类生物,生活在海洋沿岸,肉供食用,又能提制蚝油,在咸淡水接壤处的生蚝肉尤为肥沃,肉质丰腴,嫩若羊脂,营养价值堪比牛奶。联合课文可见,牡蛎的特点是是折射出资本主义国度的拜金实质和人民唯利是图之天性。”我依然记得我的初中语文课上,张老师先容牡蛎时那扭曲的神色。

 

咱们那一代成都人,在中学时代连生蚝长啥样都没见过,更别提生啖其肉啦。我们对牡蛎的全体印象,仅仅来自于课文《我的叔叔于勒》。

 

“父亲溘然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装束得英俊的太太吃牡蛎。一个衣服破烂的年老水手拿小刀一下撬开牡蛎,递给两位先生,再由他们递给两位太太。她们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以免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蛎壳扔到海里。”

 

张老师读到这里,显明能感觉到他的喉结在起伏,作吞咽之状,有同窗举手问道:“张老师,为什么要把蛎壳扔到海里啊?”

 

“小资产阶层的通病,自由涣散”,张老师强作镇定地答复。

 

“毫无疑义,父亲是被这种高贵的吃法打动了,走到我母亲和两个姐姐身边问:‘你们要不要我请你们吃牡蛎?’”张老师持续往下读。

 

“不要!不要!”那是1998年,13岁的我们也被这种高尚的吃法感动了,纷纭举起稚嫩的拳头,在张老师的率领下控告起了于勒一家人的虚假善变,起誓此生必定要和这种腐败的生涯划清界线。

 

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生物专业,捕风捉影地讲,这个抉择和当年张老师的耳提面命干系不小,当时满腔热血和求知欲的我,二心想要深刻研讨牡蛎跟资本主义的神秘接洽。我当时想,兴许勘透了牡蛎,就能找到拯救全世界三分之二生灵涂炭国民的方式。

 

研究生我取舍了贝类养殖学方向,师从中科院大陆研究生副所长。

 

我对牡蛎的第一个了解,来自于它能自由转换性别。牡蛎可以依据环境转换性别,至于为什么要转换性别?我的老师,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都没有研究出结果,我就更没发言权啦。有研究职员认为其性别转换和水温有关,理由是在月平均水温为13-20℃时,雄性个体比例高;月均匀水温升高至20-30℃时,两性比例濒临,当水温降落时,雄性比例又增高。我曾经问过所长为何水温低时雄蚝比拟多,所长说因为女的比较怕冷。

 

还有一个研究结果:在养殖场作比较实验,发现在优胜环境前提下,雌性牡蛎占多数,而在养分条件差时,雄性牡蛎占多数。所长告知我这是因为女儿要富养。

 

最后我把所长问得不耐心了,他说你还有啥问题一起问了吧!我扭摇摆捏地说,我有一个勇敢的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什么?”

 

“雄蚝要是在水里遗精,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它又变成了母蚝,那它那些在水中飘零的精子能让自己怀孕吗?”

 

所长缄默了,他说你这个问题有点超纲,学术界还没有进行过相干研究。他提议我将此问题破项,作为我的硕士论文标题。

 

我拒绝了所长的倡议。由于我惧怕呈现这样一种极真个情形:经由DNA检测,我发明天下所有的生蚝都领有完整一致的DNA序列,也就是说它们都是统一只生蚝的后辈,大家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重复怀上本人的孩子,而后构成了今天的宏大种群。这样的成果会让我瓦解的,我是个传统的男人,接收不了这种伦理怪象。

 

我的第二个待选毕业论文方向是《生蚝为什么这么紧》。家喻户晓,生蚝之所以蛎壳禁闭,难以开启,是因为它有着强悍的闭合肌,(见下图,图片来自网络,)而经我考核文献研究发现,18世纪之前的生蚝,其闭合肌是远比现在弱小的,毕竟是什么事件造成了那短短多少十年中生蚝的渐变?

我在18世纪浩如烟海的史料里留神到了这个名字:贾科莫·卡萨诺瓦,意大利大情圣,欧洲陈冠希,自称毕生中有116个情人,其中不乏叶卡捷琳娜大帝这种显赫人物。据说卡萨诺瓦为了保持自己的机能力,天天要吃40个生蚝。欧洲的生蚝大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对人类的疏远,它们的求生欲导致自己进化出了更坚韧的闭合肌,固然这对为了吃能够造出个戴森球的人类来说不算啥技巧困难,然而毕竟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对自身的保护。

 

我曾经做过一个实验,把卡萨诺瓦的画像放在一盘生蚝眼前,然后用有道词典里的意大利语发音反复播放“Giacomo Girolamo Casanova”,这盘生蚝当时就怒了,甚至于我把他们放到烤箱里烤了20分钟都无奈将壳撬开。-----在杀父之仇面前,生蚝们冲破了自己的生理极限。

我的第二个实验被称作“薛定谔的蚝”,生蚝作为宏观物体,和基础粒子存在一种近似的属性:在视察之前,生蚝可能处于开壳和闭壳两种状况,但人类一旦进行察看,生蚝的不决状态立即塌缩为闭壳。-------是不是很像薛定谔那只不知死活的猫?至少在摄像机发现之前,人类是永远不可能得悉一只生蚝的开闭状态的,因为你看见生蚝的同时,生蚝也看见了你,它一定会闭壳。后来我用摄像机完全记载了生蚝的日常生活,发现在无人状态下,它们壳的开闭就跟人眨眼睛一样寻常,一旦有人进入视界内,所有的生蚝都会立刻塌缩成闭壳。----和根本粒子具备波的属性不一样,生蚝的这种性质是因为它看穿了生活。

 

我登时有点厌恶卡萨诺瓦这个人,你说你乱搞就乱搞吧,为啥对生蚝这么狠,害得当初人类和生蚝搞这么僵。我对18世纪之前的那个田园时期悠然向往,那时候没有喊麦、不雾霾,开生蚝也没这么费劲。

 

后来我仍是废弃了这个研究方向,因为越是深入研究,就越感到人类对它们不住,每次开蚝时,我就能感到到那小小的闭合肌里蕴含着的强鼎力量,乃是数百年来的深仇大恨。这让我不寒而栗,甚至后来我都不敢吃生蚝了。这个成果很恐怖,好在我及时迷途知返,更换了研究方向,究竟为了吃我能够出售灵魂,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的第三个论文方向,是《论生蚝和环境维护》。生蚝的鳃可以吸水,它的黏液能捕捉浮游生物和微粒,再吃下去。就这样,它们在吃饱的同时也污染了水里的沉积物和藻类。一英亩礁群上的牡蛎一天可以过滤水2400万加仑。---这也是为何世界各地的生蚝拥有不同味道的起因,咸味、黄油味、甜味、金属和淡味的,甚至是香瓜、黄瓜或者福建人味。那是因为它们吃进的海水和食品味道不同的原因,和本身种类无关。

 

同时,生蚝在礁石上凑集造成的自然屏障可以抵御巨浪,可能从波浪中接收最多93%的能量。这减少了海水侵蚀或洪水带来的财产丧失。有人甚至斟酌用生蚝取代乱石堤和防水壁,从而下降破费。--------《进击的伟人》里人类用巨人筑墙,事实生活中人类用生蚝筑墙。每当洪涝灾祸降临时,人们在堤坝上边抗洪还可以边吃生蚝,岂不美哉。

 

可事实上,人类是一个完全不理解感恩的物种。---前段时间丹麦海滩生蚝大量繁殖,丹麦人非但没有感激生蚝们净化了他们的海疆,还试图引进中国人来毁灭生蚝。---我在论文结尾作出如下结论:正犹如《进击的巨人》里人类发明巨人用于战斗须要,结果被巨人反噬。结合生蚝的厚味、净化海水、拦阻水灾等天使般的特征,我认为生蚝是史前文化人为创造的生物,如果我们继续肆虐下去,恐将受到生蚝的殊死反扑。

 

最后我的论文没取得通过,所长说我学的是生物专业,不是社会学,让我将研究方向回归到生蚝的生物属性上面去,而不是成天纠结于人类和蚝类的外交关系。

 

终极,我将论文题目定为了《牡蛎的利他属性》,这看上去是在研究生蚝的群体行动,实际上我的初衷是研究生蚝的社会属性---吃。我想知道为何生蚝在秋冬季最为可口。大家都晓得,北半球的吃蚝季是9到12月,南半球则在4到7月。有人以为冰凉的海水中细菌含量较少,所以这段时光的生蚝最合适生吃。---但这跟滋味和口感没有关联,顶多是更加卫生罢了。

 

我在研究中发现,之所以春夏的生蚝肉质不好,很可能是因为生蚝在4月进入交配期,它们为了吸引异性,拼命减肥,故而脂肪含量降低,吃起来就像在嚼鸡胸肉。为了找到支持我这一假设的论据,我对发情期的生蚝进行了跟踪观察,在其间我发现了不堪设想的事实:生蚝是人类之外,独一真正具备利他主义的生物。

 

我们知道,良多动物都有看上去忘我的行为,比方一种叫Desmodus rotundus的蝙蝠。群体洞居的蝙蝠在某些个体未找到食物的情况下,会吐出自己的食物分给它们。但实验表明,这不是一种纯洁的赞助行为,而是相似阶下囚窘境的博弈,“应用反复的博弈攻破彼此背离的僵局”,这就是这类“利他”行为的本质。简略地说:你饿肚子的时候我帮了你,当我找不到食物的时候你也得辅助我。

 

又例如某些昆虫在交配完成后,雄性会当场被雌性吃掉,这种牺牲纯粹是为了让雌性失掉能量实现怀孕和生殖,以保证物种连续,这并不是真正意思上“无私”的利他行为。

 

而我认为,生蚝具有真正的利他主义。我在跟踪发情期生蚝时发现,同一片海疆的生蚝,其交配频率是天壤之别的。某些生蚝拼命地日,某些生蚝则对打炮完全没有兴致,其他生蚝在身旁渐渐蠕动,它完全置若罔闻。我把性交频率高的生蚝和性冷淡生蚝离开做了体检,发现前者的健康和强壮水平广泛超过后者,一开端我认为是机体强壮导致前者性欲更强---就和运发动因为大批的活动和健身,使得雄激素分泌多余,导致性才能高亢一个情理。后来我在对比中发现两个事实,一是那部门性冷淡的生蚝即便不落入人类之口,其平均寿命也比炮王生蚝们短得多。第二个事实更让我震惊,一个炮王生蚝要是生了病或者受了伤,它即时就会变成性冷漠生蚝,而其性欲的降低和伤病自身没有任何关系。

 

我得出一个结论,生蚝们在漫长的同人类奋斗史中,发现了交配期的自己不适合食用的事实。于是,生蚝群体就作出了这样的选择:老弱病残的生蚝主动放弃交配,让自己的肉量变好,适合食用,从而被人类吃掉,而那局部年青强健的生蚝则在看似狂欢的交配中偷生。只有我知道,交配只是生蚝的掩护色。

 

在论文问难时所长问我,生蚝何不全部投入交配?那样所有的生蚝都不适合食用,岂不是能群体活过春夏。我反诘所长,传说中青藏高原上的驴群和狼群打架时,常有老弱之驴强行解围疾走,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不?所长说我知道,这是在用自己当钓饵,疏散狼群主力,从前的人类在突围战中也常这么干,这是真正大无畏的就义精力。

 

我说,生蚝也是如斯。

 

“你的意思是,亚美娱乐,生蚝阳痿,是一种诱敌?”

 

“是的。”

 

“也就是说,生蚝进步化出了自在变性,以保障逝世得只剩一个了也能自体滋生,然后又进化出了自动阳痿以保存有生力气。这所有仅仅是为了从人类的血盆大口中生存下去?”

 

“是的。”

 

“越了解生蚝,我就越不懂得人类。”

 

最后这句话,我写进了我的毕业论文摘要。从那时起我就动摇,我的生物学家职业生活还未开启就已停止。因为我学生物的初衷是了解生蚝,进而找寻到解救三分之二人类的方法,而现在我已经了解了它全部的故事,并且得到了谜底:人类没救了。

 

我没必要再继承研究下去了。

 

但我和生蚝的故事并未就此终结。回到成都,我开了全成都第一家生蚝馆,起名“于勒小馆”。我的馆子只卖生蚝,世界各地的生蚝,法国的吉拉多奶香浓郁,澳洲的Tasmania甜如苹果,日本的Senpoush口感嫩滑,巴西的圣卡塔琳娜细腻鲜美。反正大家都没救了,还是吃才是正事。

 

每年春天,我的于勒小馆都会闭馆小半年,改卖羊腰子。因为我不忍在那个季节吃掉那些舍己诱敌的巨大生蚝,有人偏爱阳痿生蚝是他的事,我做不到。

 

去年12月,恰是馆子生意最好的时候,某天深夜,在打烊前来了一个老年客人,带着他的儿子。

 

我只觉这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头非常面熟,但又想不起来是谁,于是我躲在柜台里偷偷观察。我闻声他问儿子,知不知道这家餐馆为啥叫“于勒”?,儿子说不知道。他说:“爸爸当年当语文老师的时候,印象最深的课文就是那篇《我的叔叔于勒》,课文里面,于勒叔叔困窘潦倒,以卖牡蛎为生。牡蛎又名生蚝,是一种贝类生物,生活在海洋沿岸,特色是。。。”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好吃”。他盯着手里的生蚝说道。

 

我终于认出了他,他就是我当年的语文老师张老师。

 

张老师没有认出我,而是继续给儿子上课,“这课文我至今都能背得,尤其是这一段:父亲突然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装扮得美丽的太太吃牡蛎。一个衣服破烂的年迈水手拿小刀一下撬开牡蛎,递给两位先生,再由他们递给两位太太。她们的吃法很高雅,用一方玲珑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省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蛎壳扔到海里。”

 

“爸爸,为啥要把蜊壳扔进海里?”儿子发问,

 ,亚美娱乐;

“原汤化原食。”张老师边吞下一大坨蚝肉边含混不清地回答。

 

张老师您变了,你也开始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了,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

 

我们都会变的,不是么?



最后,在这个不适合吃生蚝的节令,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准确的吃蚝方法。

1.筹备好一盘生蚝(这里选的是法国的吉拉多)、开蚝刀和柠檬。

2.作为一个前生物工作者,不忘在开蚝之前设计一组对照试验,以验证我前文所述。将卡萨诺瓦的照片放给生蚝看,生蚝的壳闭得比马德堡半球还紧,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可能撬得动分毫。

3.换成贝爷的照片,生蚝也松不到哪里去,仍旧撬不开。

4.换成人民币,生蚝仍然不为所动,可见生蚝富贵不能淫。但后来有友人批驳说这个论断不谨严,因为这是法国生蚝,不意识人民币。

5.最后,我翻开动保网站,向生蚝发布我是个动保人士。这下感觉有戏,我仿佛都能闻到蛎壳缝隙里传来的海水味儿。

6.假如你不擅使开蚝刀,又不想吃熟生蚝,有一种折中的办法:用微波炉高火加热15秒,这样生蚝霎时死去,闭合肌变松弛,但因为受热时间较短,蚝肉大部分还是生的。也可以应用烤箱,亚美娱乐,将烤箱调到250度热风加热,当预热完全后,猛的打开烤箱,热风会夺路而出,扑面而来,这时将生蚝放到风口,它会被瞬间烫晕过去,然后就能容易地掰开了。

7.当然,我这种old school的男人是不会采取这种脚踏两船之法的,我保持小刀撬开(初学者请戴手套或者用毛巾包住生蚝,免得误伤得手),图二可见其白色的闭合肌。

?

(图二)

8.挤上柠檬汁,搁在冰块里保鲜,然后就开吃吧。

9.生蚝和鱼籽是绝配。

10.最后祭一下蚝祖卡萨诺瓦,你为了打炮转变了一个物种。因为你的兽性,反而让生蚝进化出了人道。看来不是你挑选了生蚝,而是生蚝选择了你。

-END-

亚美娱乐 亚美娱乐 亚美国际娱乐城 am8.com 亚美娱乐 亚美娱乐 亚美国际娱乐城 am8.com

{Copyright 2017 亚美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 联系传真: 电子邮箱: 联系地址: